台南區農業專訊第48期:24~25頁(2004年6月)

一樣扁蒲兩樣情--扁蒲乾果之利用與扁蒲藝術

文/圖 黃圓滿 

        一般栽培的農作物除了供食用外尚能有其他利用價值者較少,但是自數千年前即被栽培的扁蒲(為瓠子、蒲瓜、匏、葫蘆…等園藝學上之總稱),即使是屬於植物分類學上之同一物種,其果實在品種間之變化極大,如扁圓形、長棍狀、矸型、瓶型、鐘形、葫蘆形、長杓形、天鵝形…又由於其老熟果實外皮(植物學上稱之為中果皮)極為堅硬,人類即充分利用這些特性製作成各式容器、水瓢 、水(酒)壺、面具、花瓶、裝飾品、樂器或浮具等工藝品或用具。在塑膠發明以前,世界各地,尤其是氣候較溫暖之地區如東亞、印度、非洲與南美洲,扁蒲即以各式用具或工藝品參與了一般人之日常生活。在中國扁蒲之利用亦極廣,早在戰國時期,喜歡與惠施辯論的莊周,在其「莊子內篇---逍遙遊」中即藉由討論「五石之瓠」是否有用,來譬喻說明心思靈明,便不會被成見蒙蔽,而能化腐朽為神奇。在其唇槍舌戰之間可側知在古中國之戰國時期,被稱為「瓠」之利用方式至少有三種:「以盛水漿」、「剖之以為瓢」、「為大樽而浮乎江湖」。除了上述之種種用途外,在華人地區,由於葫蘆其諧音近似「福祿」,因而具「祈福納吉」的好兆頭;而一般民眾亦相信「風水」之說,葫蘆也常被認為具有避邪化煞之功用。

扁蒲品種間外型變化大,為大自然的傑作

江宗慶之陽雕作品:「大悲咒」

扁蒲品種間外型變化大,為大自然的傑作 江宗慶之陽雕作品:「大悲咒」

        塑膠發明以後,扁蒲之實用性在一般民眾生活中逐漸減低,相信已沒有幾戶人家仍用蒲瓢而不用塑膠杓子,應該也少有人用葫蘆水壺而捨棄寶特瓶飲料,但這並不代表扁蒲已走出我們的世界,而扁蒲之利用也不應該僅侷限在「日常用具」之層級。由於不只華人地區以葫蘆諧音近似「福祿」而受喜愛,其他不同的民族也都視其具「吉祥」之兆頭,更何況扁蒲品種間之果實外觀變化大,乾燥後堅固耐久藏之特性,僅是保存其原始風貌已是極具觀賞價值之傑作,加上自古即不斷有喜愛葫蘆之人士進行扁蒲雕刻或扁蒲彩繪等創作,如畫龍點睛一般,使大自然之傑作更具觀賞性。亞洲地區之海峽兩岸、日本、馬來西亞、菲律賓…等地區都不乏喜愛扁蒲藝術之團體或個人,如日本之「愛瓢會」、台灣之「葫蘆墩仁社…台中豐原市」、「葫蘆藝術館…高雄杉林鄉」、「民雄葫蘆莊教育農園…嘉義民雄鄉」、「天蘆工作坊…雲林斗南鎮」…等,由於這些人士陸續進行扁蒲彩繪與雕刻之創作與教學、展示其作品並互相觀摩交流,使得扁蒲藝術得以傳承至新一代。

        大自然賦予扁蒲之多樣性已豐富了人們之生活,藝術工作者則加以提昇其觀賞價值,每一個喜愛扁蒲藝術創作之團體或個人都有他們的特點,位於雲林縣斗南鎮之「天蘆工作坊」,透過江宗慶(江柏)先生慧眼獨具的巧思與靈巧的雙手,讓每一個扁蒲果實於成熟乾枯之後更展現風華,「鬼斧神工、嘆為觀止」應是多數人看過「天蘆工作坊」的作品後自心中所湧出的形容詞。江宗慶先生善於利用扁蒲之外型,配合佛教經文或人物、吉祥話、詩詞、國畫之山水或花鳥、動物圖騰等等為主題,綜合運用如彩繪、鉤邊、陽雕、陰雕、烙燒、鏤空、蒲仔燈等等技法,創造出藝術性極高之作品,僅用文字描述實在難以表現出其高超的技藝功力,讓我們經由圖片看看他的部份作品吧!

江宗慶之鏤空(透雕、蒲仔燈)作品:「龍」

江宗慶之綜合技法作品:「獨醉」

江宗慶之陽雕作品:「永浴愛河、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」
江宗慶之鏤空(透雕、蒲仔燈)作品:「龍」 江宗慶之綜合技法作品:「獨醉」  江宗慶之陽雕作品:「永浴愛河、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」

 

回首頁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裝飾圖回出版品             裝飾圖回台南區農業專訊目錄